禹城学生兼职上门微信_泰安发现一个地方有服务
首页 >  正文

24岁女孩至今黑户父亲:给6万6配合做亲子鉴定上户

平度学生兼职上门微信【σ微::⒊6⒖О6⒑】加了直接说闲聊勿扰,准时送达您指定酒店宾馆。南平发现一个地方有服务【σ微::⒊6⒖О6⒑】加了直接说闲聊勿扰,准时送达您指定酒店宾馆。

(原标题:24岁女孩至今“黑户”,找父亲做亲子鉴定上户,却被要价6万6)

过去20多年,黄若依一直饱受没身份证的困扰:不能坐火车、借朋友身份证找工作、无法单独租房、微信只能绑定朋友银行卡、生病没医保报销……

小依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今年已满24周岁,但至今没身份证,因为她是一个没有户籍信息的“黑户”。7年前,她曾找父亲黄某给自己上户口,但父亲当时提出让自己给2万元。她当时没钱,当她凑够钱后,父亲却开口要5万元,再后来涨到6.6万元……

小依去过父亲老家所在的四川南充市西充县当地派出所咨询,得知因为自己没在当地生活过,需要提供她与父亲的亲子鉴定报告,才能为其上户。

9月17日,面对红星新闻记者的采访,小依的父亲黄某仍然坚持小依需要拿五六万元,他才配合小依做亲子鉴定,为其上户。

24岁女孩至今黑户 父亲:给6万6做亲子鉴定配合上户

小依

小依也想过去法院起诉父亲而上户,但她发现,作为一个没户籍信息的人,自己去起诉父亲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法院无法为其立案。

但好消息是,9月18日,在得知小依在办理户籍过程中面临的实际情况后,南充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指示,根据西充县公安局前期调查取证结果,移交小依长期居住生活所在地的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行政审批综合科受理其户口补录事宜。警方接下来将通过采集血样进入打拐库进行DNA比对,排除拐卖人口嫌疑后,走访调查核实黄若依的情况,尽快为其办理户籍。

01

她的尴尬:

24岁女孩至今是“黑户”

没法坐火车、单独租房 男友和她分手

黄若依出生日期是1996年7月23日,这是母亲王某早年告诉她的,她一直记在心里。

“应该是在南充出生的吧,因为我从小就一直在南充生活。”小依说,自她有记忆开始,就随母亲一直在南充生活。在她记忆里,7岁前没见过父亲。她后来得知,在自己出生前,母亲王某就和父亲黄某分开了,后来才生下她。

小依的母亲王某是陕西安康市人。小依说,母亲当年在广东遇到父亲,但两人在一起后并未办结婚证。后来,母亲生下了哥哥、姐姐和自己,但3兄妹从小并没在一起长大。小依说,自己从小跟母亲在南充居住,经常更换出租屋,曾上过一学期幼儿园,4岁左右被母亲送到位于南充市高坪区东观镇的姨婆家。

“她(小依母亲)当时一个人把娃儿送来的,说要出去打工。之后几年都没有联系,也没有给生活费。”9月17日,小依的姨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直到2003年,已经7岁的小依才被母亲接走。

小依记得,当天到姨婆家接自己的,除了母亲还有父亲。“当时他们和好了,打算一家人去广东那边。”小依回忆,她被接到南充后,父亲回西充接上哥哥,然后一同乘车前往陕西安康乡下外婆家,接上在外婆家生活的姐姐。

“我也是这时才知道我有哥哥,有姐姐,还有外婆。”小依说,一大家人在安康火车站准备乘火车去广东,但父母发生了争吵,结果母亲独自带着自己回南充生活,哥哥、姐姐则跟随父亲离开。

在小依记忆里,母亲经常不在家,也没送自己上学。其他孩子上学时,自己就去公园、山上、河边或是医院等地闲逛。

不止是学籍,小依甚至至今都没有自己的户籍。小依说,因为父亲、母亲一直没有给自己上户,过去24年里,她一直没有一张属于自己的的身份证。

过去20多年,小依一直饱受没身份证的困扰:无法购票乘坐火车、不能单独租房,只能跟了解熟悉自己情况的朋友合租,找工作要借用朋友的身份证,无法购买任何社会保险。小依说,自己最怕生一场大病,因为自己没有购买医保,而且去医院看病也需要使用身份证。

更让小依闹心的是,去年,跟她相处多年的男友因她没户口一事导致二人分手,“我们感情还是多好的,他(前男友)也知道我的事情,但后来他父母知道我没有户口的事情后,坚决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其实,为解决户口问题,小依从7年前就已开始奔波了…… 

02

她的无奈:

找父亲做亲子鉴定上户

父亲“要价”从最初2万涨到6.6万

2012年,小依在网上认识一名江苏网友,她随后到江苏打工。“打工也需要身份证,我就说身份证还在办,或家里还没寄来。”小依说,她在江苏待了两年时间,自己也曾问过母亲办理身份证的事,但母亲最后让她联系父亲。

2013年,17岁的小依前往广州,找到打工的父亲,但她没想到父亲却提出,为其上户需要给两万元。

小依说,自己当时没钱,便进了一位老乡的皮具厂打工凑钱。但刚上班1个月,左手便被机器轧伤,之后回到南充,办身份证的事也就一直拖着。

2016年,在南充上班的小依听朋友说或可通过做亲缘鉴定来上户口,她便与姐姐在四川中信司法鉴定所做了亲缘鉴定。红星新闻记者看到,这份鉴定意见显示:依据DNA分析结果,不排除姐姐黄××与妹妹黄××来自同一父亲。

24岁女孩至今黑户 父亲:给6万6做亲子鉴定配合上户

小依和姐姐的亲缘鉴定结果显示,不排除二人来自同一父亲。

不过,这份报告并未让小依办上户籍。“派出所民警告诉我,需要提供我跟我父亲(黄某)的亲子鉴定,才能为我上户口。”小依说,当她后来凑够父亲提出的2万元后,父亲也回过一次老家,但当时没有给自己办理。等到父亲回广州1个月后,父亲提出要给5万元才会为其办理户口。再到后来,父亲又表示要给6.6万元,才会配合其做亲子鉴定,帮其上户口。

“觉得永远都存不够钱给父亲,让他帮自己办户口。”小依说,她不理解父亲为何会这样。给自己的女儿上户口,为何一定要拿钱,这难道不是一个父亲该做的吗?

小依说,父亲虽然没养育过自己,但自己作为女儿没埋怨过父亲。小依说,这几年自己在南充打工,父亲每次到南充来,自己都会陪父亲,或带父亲去吃好吃的。今年春节,自己给了父亲2000元。此前,父亲生病住院,自己也去医院照顾。小依猜测,可能父亲心里怀疑自己不是其亲生的,心里面有些抵触做亲子鉴定,但如果做了亲子鉴定,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父亲黄某到南充市,小依陪其散步。图据受访者 

03

父亲回应:

“给五六万也可以”

坚持让女儿拿钱 称担心她妈今后找麻烦

今年9月17日,红星新闻记者陪同小依驱车前往西充乡下找到其父黄某。

在一栋正在修建的楼房面前,父女二人见面,小依叫黄某“爸爸”,黄某也唤小依“幺女儿”。黄某称,新建的楼房估计要花三四十万元。他领着“幺女儿”小依上到新房二楼铺设好的现浇板上,热情地介绍说,楼上规划有3间卧室,小依3兄妹每人各一间,自己住楼下。

黄某跟小依介绍他对房屋的设计:楼前的院落要硬化,修建围墙,还有大门……之后,他又说到自己没钱。

在院子里,当小依提到让父亲帮自己上户的问题,黄某坚决不松口,坚持小依要给钱才会配合其做亲子鉴定,帮其上户。面对红星新闻记者,他没有继续坚持6.6万元,“给五六万也可以。”

小依提到自己的苦衷,目前并没有钱,等办好户口之后,将来也方便找工作,今后再把这笔钱补上。但对于小依的提议,黄某坚决不同意。

黄某解释说,之所以要让小依出这笔钱,是担心小依母亲王某今后回来找自己麻烦,并称这笔钱会以小依母亲的名义存下来。如果小依母亲今后回来不要这笔钱,这笔钱就退给小依。黄某还称,今后不需要两个女儿照管自己,只要儿子负责照管就好了。

小依说,对于父亲找自己要6.6万元才给办理户口的事,父亲此前在老家修房子时也曾打电话让她必须出钱,并称如果给6.6万元,可以帮其上户口,也包括为在老家修房子出的钱。

24岁女孩至今黑户 父亲:给6万6做亲子鉴定配合上户

小依去看望小时候曾照顾过她的姨公、姨婆。

黄某表示,他已两年没有小依母亲的消息了。

现在,小依也想找自己的母亲王某,但她自2015年与母亲彻底失去联系后,再也没有母亲的消息。小依说,她的手机掉过一次,因为没有身份证无法补卡,就跟母亲失去了联系。

04

柳暗花明:

想起诉父亲,没身份信息无法立案

相关部门着手调查核实,将为她补户口

这些年来,小依一直渴望拥有正常人那样的户口,为此她想尽了办法。

在南充,小依此前曾找过暂住地所属的顺庆区公安分局西城派出所和北城派出所,户籍民警得知她父亲黄某就是西充人后,建议她去父亲户籍所在地的西充县公安局古楼派出所处理。但古楼派出所了解情况后表示很为难,需要提供父女二人的亲子鉴定报告。

9月18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古楼派出所冯所长,对方表示,小依这种情况让派出所也很为难,因为小依没有在当地生活过,村里的人不知道这个人,“她说是她爸爸,但没有任何法律上的依据。他父亲不配合工作,大家几头为难。我们派出所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都会尽力帮她办好。”冯所长说,小依需要上户到黄某名下,按规定需要提供两人的亲子鉴定报告。

在此之前,小依曾打算起诉父亲,请法院判决父亲协助自己做亲子鉴定,办理户籍。但她发现,自己因为没有户籍信息,到法院也无法立案。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西充县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解释,起诉需要提供原、被告双方的身份信息,小依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常住人口登记表、户口薄等,法院确实无法为其立案。

9月18日,在得知小依办理户籍所面临的实际情况后,南充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指示,根据西充县公安局前期调查取证结果,移交小依长期居住生活所在地的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行政审批综合科受理其户口补录事宜。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四川省公安厅、省卫生计生委、省司法厅《关于加强协作配合共同做好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工作的通知》等文件精神,警方接下来将通过采集血样进入打拐库进行DNA比对,排除拐卖人口嫌疑后,走访调查核实小依的情况,尽快为其办理户籍。

9月18日中午,走出南充市顺庆区公安分局办公大楼后,小依忍不住哭了。“现在控制不住我的情绪,这么多年,我想都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有我的身份证了……说是一种高兴,还是一种难过,我也不晓得,反正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